宇文倾城

乙腐通吃不挑cp的杂食党
社会你城哥,废话超级多
目前主cp珠青但是什么都吃拆逆也吃
邪恶混乱,干翻ta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R18g也是可以的但必须以爱为前提!
别拦着我我要开车
【突然兴奋】
cp雷点主要在es,阿多飒不拆可逆,敬人和涉不吃除了英智之外的cp,偏好英all
刀几乎没有雷的,有一部分无感cp,但在药宗/兼歌场合不吃太弱受的宗三歌仙

新坑脑洞

大概标题会是《褪花坠萼》或者《坠红残萼暗参差》
故事背景大概在明朝,珠青一三人性转
写出来可能文笔诡异,下方是可能的文笔实验,你们看下面就知道文笔多诡异了
雷,非常雷,鬼丸性格是私设
全是ooc
cp混乱
BG和GL都有,注意

得月楼卖艺不卖身的花魁数珠丸和医生青江是好朋友,大雪天两个人在青江医馆里烤着火吸着猫,突然数珠丸的丫鬟喊她赶紧回去,说是财大气粗的京中高官鬼丸大爷已经在等着她了。这时候青江想起来自己也有事要办,所以就一起过去了。
刚回到得月楼,外面来了个气势汹汹的大小姐。老鸨害怕这么一个美人孤身一人闯进烟花地出个什么事,于是就拦着不让进。数珠丸过去问清了情况,这小姐说自己名叫一期一振,来这儿是为了把留连青楼的鬼丸叔公抓回家。数珠丸告诉一期鬼丸正在自己房里,于是就带着一期和青江一起上了楼。
到房里一看并没有人,于是数珠丸就留一期喝了杯茶。一期说鬼丸目前在仕途上有些不得意,家里长辈本想约鬼丸商讨对策,却不想鬼丸一日日跑这儿来消磨大好时光。数珠丸说大小姐你是千金贵体,不宜久留,于是亲自把一期送下了楼,又雇车送其回府。
目送车驾远去,数珠丸这才上楼,却径直闯进另一个姑娘房中。鬼丸正与那姑娘闲谈,见数珠丸来了立时噤声,他虽无心,可数珠丸毕竟是他相好的姑娘,往常日日捧场,怕数珠丸见着这一幕怨他多情。可数珠丸早知道鬼丸心里的算盘,只提醒了一句看好你家一期小姐,而后莲步珊珊翩然而去。

后面剧情我还没想好,我现在能想到的大概就是后来鬼丸要办个什么宴席然后请了数珠丸,宴会上发现青江其实是鬼丸失散多年的婚约者,然后什么什么什么的……我大概只擅长写小场景不擅长写有头有尾的剧情
写上面那段的时候我一直在笑
大概这篇的文风整个都会是“莲步珊珊翩然而去”

群宣

我建了一个李贺群,没错,唐朝的李贺
大概是非专业科普性质
欢迎同好和希望了解李贺的小萌新加群
欢迎加入+群♥看♥李♥长♥吉,群号码:665252824

我刷不出来最新消息,请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的小伙伴们给我留个言。
特别是点小蓝手的小伙伴,我刚才看一条通知以为自己又翻车了

……现在翻了吗?

发现自己最近的四篇粮是四个不同cp
所以说下次我要搞个什么
不然我把无意义的中篇写了吧反正是车
一开始就想写个强行寝当番的人渣婶结果情不自禁给人渣婶加了一堆设定最后洗白了
闭嘴,日暮01写了吗【地球最凶】
然后刚才突然想出来了一段剧情
大概是医生青江×大小姐一期×花魁数珠丸的百合大三角

【青江×敌胁差】胁差先生的饲养日记

写在文前:
很多年前说的要写给涼太太的青江敌胁
紧急刹车
剧情SB搞笑无力
青江x敌胁差
私设如山
严格意义上来说受方是偏男性的扶她
含有可能引起不适的猎奇描写【重点】
参考了蜘蛛的百度百科和贴吧精品贴
但写出来的东西依然不科学
如果做不好心理准备不要往下看!
你们要保证不能打我不能骂我不能挂我

听我说我没有写什么丧失的东西我只是写了蜘蛛!

明明已是深夜,但还是有谁在锲而不舍地一下下叩击着房间一角那张吊床。扰人清梦的家伙终于得逞,笑面青江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而立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对明晃晃的刀刃。
刀刃的样子倒是不陌生——那是形状优美的胁差,本该是刀柄的位置逐渐被骨质覆盖,向下连接着形态有如蜘蛛的躯体。床边的男人整个上半身都从蜘蛛的躯体上方生出,他满含期待地望着自己刚刚醒来的饲主。
或许他是肚子饿了,青江这么想。他扎起凌乱的长发,准备下床去拿一些食物过来。
说起来,两位刀剑付丧神的饮食习惯并不相同——拥有正常人类肉身的青江在刚刚开始饲养胁差先生的时候也曾经因此而疑惑了好久,有着男人形态的上半身从来都是水米不进,但有一天青江终于抱着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操作的心理试着给下面的蜘蛛喂了食之后才解锁了正确的饲养方式。
从那以后青江就开始疯狂地补起了关于蜘蛛饲养的知识,导致连帮他买过“几本”相关书籍的审神者都被迫接受了一系列年轻人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吧不要把钱花在养奇怪的东西上之类的人生教导。也正是因此,青江才发现了明显不对劲的地方——胁差先生和普通蜘蛛一样进食时间间隔很长,但明明昨天,也许已经是前天了,才刚刚喂过食?
胁差先生始终用化作了利刃的前足有节奏地敲打着吊床一角,人形的眼中也因期待而染上了不一样的颜色。之前自己忘记喂食的时候他也没有过这样的举动,青江思考了许久,终于提了个看上去最像胡扯的答案出来。
大概是发情期到了。
青江查阅胁差,不,蜘蛛饲养方式的时候重点基本都放在了如何喂食上,对审神者以为他最关心的那部分内容倒只是匆匆翻了翻。就算知道了也没办法解决,毕竟胁差先生他也算是“刀剑男士”,当时的青江对审神者打趣道,反正你也兼任提督阴阳师Master,要是这么关心,不如改天去任职的其它地方贴个征婚广告?
可眼下胁差先生已经翻上了吊床,像蜘蛛经常做的那样稳稳地保持住了身体平衡。青江这时才明白先前那番折腾只是求偶仪式的一个环节,自己的沉默被解读成了允许交尾的信号。
不是不明白蜘蛛交配的方法——但胁差先生的前足上并没有雄蛛用于交配的构造,只有借着微弱月色闪着寒光的钢铁。不愿回忆战场上被敌胁差贯穿时的场景,青江想要趁早推开牢牢压在上方的胁差先生,双手却触碰上了对方没有生出刀刃的一对足。像是催促着青江去寻找某种东西,尖锐的足尖勾住了寝衣宽大的衣袖,将那双手扯至蜘蛛身体的下方。
那部分几乎全部都被错综复杂的外骨骼覆盖着,来自身体内部的温暖隔着钢铁般的坚硬隐隐透出。手指一直被引导到了接近着生着骨质尾部的地方,在那里外骨骼以奇妙的拼接方式留出了一条缝隙,有什么黏腻的液体从缝隙内缓缓滴出。
青江迟疑了许久才将手指探入其中。和这具身体任何一处的外表都不同,平日里只有锁链和外骨骼昭示着身体主人的强大与可怖,但此时指尖触及的是温热又极其柔软的嫩肉,还因手指的动作而轻轻蠕动着。
大概了解了构造——不难猜到稍靠前被黏液沾得一塌糊涂的地方就是雄性的泌精孔,但后方那好像是为容纳什么物体而生的形状让人犹豫了很久才终于选定了“外雌器”这个词语来描述。

我想问问大家感觉我写得怎么样,对我的文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吗
比较想听批评

我在lofter上发肉文比较多,今天看到有人说肉文能反映一个人的文笔什么的……其实写肉文真的有锻炼,我一年前的肉和现在就完全不是一个水平了(但是我个人感觉自己写剧情向的文的时候文笔还是令人担忧)
所以说大家有什么看法吗?
对我的肉的看法也好

最近又拖更又废话感觉自己有点丧
【拖稿势力无所畏惧.jpg】
【等等为什么要用这张图表达感情啊】

突发脑洞

大概是阵营九宫格
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突发脑洞纯属娱乐,意见不同请轻喷

秩序善良
紫之创
对不起,我是说衣服洗得“真白”哦?

中立善良
朔间零
来汪口,吾辈来丢个球——

混乱善良
明星昴流
所以说转校生,请借我钱!

秩序中立
姬宫桃李
在梦之咲学院,明明我才是学长!

绝对中立
游木真
不好啦!转校生出轨啦!

混乱中立
日日树涉
Amazing~!

秩序邪恶
天祥院英智
既然你是【波澜】,就一定会撞上名为【天祥院英智】的堤坝。

中立邪恶
朔间凛月
我可是为了满足真~绪那扭曲的欲望才献身的。

混乱邪恶
深海奏汰
噗——咔——

我明白啦!
清华和北大的攻受问题
看名字就能发现
清华是Tshinghua
北大是Peking

【刚才和老爸聊天得到的脑洞

【石青石无差】春满

大概是千字跑题作文,青江和papa出阵结果淋了雨的故事。

石青/青石无差(大概是)
结尾好像并没有表达出我想要的感觉

阳光怕是已经遗忘了这片荒凉的地土。从他们降临到这个时代开始,令人烦躁的雨声就一直在耳边不断重复,全世界都是一色的灰朦暗沉。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会遇见这样的一场雨,在本丸拿着地图商讨战略的时候只知道自己会邂逅某个山野的早春,不知谁还幻想了挂着露珠烟雾溟濛的带着泥土味道的清晨,那时还有樱花瓣儿打着旋从门口飘入。

石切丸被留在了他们在山野间发现的小小屋舍中。屋顶的大半早已无影无踪,泥土和茅草的残缺边缘呈现出被烧灼过后的焦黑色,几根早已炭化的木梁从中耸出。

若是没有这场雨,这片曾被焚烧过的山林里大概会飘满了呛人的黑灰。但如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些烟灰被这场雨揉成了稀稀的泥泞,覆盖了所有物体的表面。石切丸好不容易才在这半间房子里清理出一个干净的角落坐下,无奈地望着半米外那个被雨水统治的世界。

若是让爱洁的神剑大人得知这黑灰中有一部分来自那些在战争中死亡的士兵的尸体的话,他现在不知会作何感想呢——青江这样想。此时应该早已入夜,天空一如既往地昏暗,这是明显降低了不少的气温告诉他的。遮住右眼的长发已经被雨水浸透,他擦了擦脸上沾着的水,随后在墙角靠着石切丸的地方随意坐下。

石切丸一开始只看到了在一片昏暗里浮动的薄薄白色,直到衣袖被拉起,他才意识到倚在他身上的人就是之前逞强一个人跑出去侦察的青江。在雨里淋得久了,他的身上没有一点像是活物的温度,冰冷得让石切丸有些慌张——但青江还是抢在石切丸之前开口了,手里抓着的袖子吸饱了雨水,他并无心思去数落一番石切丸,只简单地交代了几句然后帮着把湿透的衣服脱了下来。

好在这里还有一些未被烧毁也没有受潮的木料。青江一边点火一边问石切丸为什么不早早地把火点起来暖一下身子,然后他得到了“因为在等侦察归来的你”这种在这个场合一点也不好笑的答复。的确,这些木材大概撑不了多久,能把衣服烤干已经谢天谢地了。

“那么石切丸大人啊,用身体来报答我吧?”

青江这样说,还没等石切丸有什么反应就直接枕着他的膝盖躺下,眼睛望着正在跳跃的那一丛小小火焰。为了避免被雨淋湿,他弓起了身子,这个姿势让石切丸想起了审神者养着的那只猫,它会突然爬上人的膝盖,将自己缩成一个毛球然后开始呼呼大睡。这样想着,石切丸用手碰上了青江的长发,回应他的并不是记忆中小动物的温暖,而是和湿透衣服一样的冰冷僵硬沉重。

不是猫啊。片刻的走神之后他看见青江的脸在他眼前放大,青江拉住了石切丸的帽带,两人的脸贴得极近。石切丸似乎突然记起接吻的时候是该闭眼的,但闭上眼睛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许久他终于睁开眼,这时青江已经舒舒服服地躺了回去,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盯着他。

石切丸这才反应过来,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看见自己的手指上沾了些黑红。回忆起刚才手指的触感,好像那里的确有什么冰凉黏腻的液体——现在想来,大概是被冲淡过又快要干涸的血迹吧。

回应他的是糊了他一脸的半干的白装束和糊了他一脸白装束的青江。

“是那些家伙的臭味……总之受伤的不是你,太好了。”

半夜睡不着来讲一下背景故事
全是私设
日暮有重城是天朝现代paro,序章的发生时间对应2014年的2月份,这个时候青江虚岁15岁,正在上初三(初中一共三年)。
数珠丸的详细设定我还没想好,一开始设定是大四工科生,现在想了想根据BAD END1的剧情需要他去学医比较好,但是天朝医科生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打工还要陪弟弟
数珠丸对青江表白的时候是去年青江的14岁生日(和青江的重美指定日是同一天)
大概不会全按照现实来写,从第三章开始可能会提到什么我虚构的危险传染病

数珠丸是一个黑心煤老板的儿子,小数珠完全不知道煤矿里经常出人命,但是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后来爸爸妈妈认识了一个叫日莲的老和尚,让小数珠(名义上)当日莲的徒弟,日莲送给了小数珠一串念珠,只要小数珠戴着念珠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自己的阴阳眼。所以数珠丸平时一直半闭着眼睛,如果完全睁开的话还是什么都能看见。
一开始数珠丸和比他小很多的弟弟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家里出事了,爸爸妈妈被抓走蹲监狱,家里的财产被查抄一空。从此还在读大学的数珠丸就过上了一边拼命学习一边拼命打工赚钱养家的生活。
这个时候的小青江还在上初中,本来和大家关系都挺好,但是家里出事之后就突然变成了食物链最底端,一直在忍受各种各样的校园欺凌
↑我表达不出来,大概就是他们两个都被外界压力逼得要疯掉只能抱团取暖的感觉
然后突然有一天青江也解锁了能够看到奇怪东西的体质

这些事情均早于青江的14岁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