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倾城

我爱所有人/腐向珠青珠only

【主乱】酒海

男审神者×乱藤四郎

大概是刚刚失恋的审拉着乱酱一块喝醉了,写的时候没带脑子只想爽完就好

参主刀深夜60分的文,实际上只用了30分钟,很短,大概一点点擦边

这次关键词是海、甜点、钓鱼,用了海和甜点

他走神了。

比起那个醉醺醺的人类男性来说,他倒是清醒得多。陌生的床,陌生的昏黄灯光,唯一不会让他感到陌生的只有将他带到了陌生境地里的人。半小时前他还试探着如何打开公寓的门锁,已经开始生锈的内部机关拒绝随钥匙的邀请而舞动,他觉得唯有这幅场景才可比拟此时他们之间正在发生的事。

妹妹,女朋友,或者干脆认为是援交的高中生,随便别人怎么想,乱藤四郎以可爱的笑脸作为杀手锏成功打听到了前往审神者现世居所的路——他在打电话给乱之前大概就已经喝醉了。跨进那道千辛万苦才找到的门之后,少女外貌的少年似乎一瞬间变为了贤惠的妻子,狼藉一片的餐厅被迅速收拾得井然有序,酒精气味的来源也被转移到了卧室之中。

乱不懂空调的用法,为驱散气息而打开了窗。一开窗,海浪的声音就像对着耳膜直接拍了上来。身为刀剑,他对海洋有着本能的恐惧,而此时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咸涩而燥热,就像刚刚被风暴洗礼了的海洋。而少年还涂着果香味唇膏的嘴角,有一滴奶油的残留。

乱也被审神者拉着喝了几杯,失意的男人用来贿赂少年的东西是冰箱里的草莓蛋糕。被咬碎的草莓在洁白的牙齿间迸出颜色浅到可怜的汁水,那一幕美艳得就像审神者皮夹里那张照片上微笑的脸,因腐烂而微微发软的是遥不可及的泛黄思念。那蛋糕已经被放了一段时间,大概他是想和她一起共同享用的。

奶油在口中有着甜凉软滑的触感,此刻在腹中却好像因酒精而郁结成了块。少年的腹部冰冰凉凉,身体的其它地方却微微热了起来,不是因为味道和汗水一样腥咸的热风,而是因为那两杯辛辣的酒。少年脸上的妆已经有些花了,只有指甲油还保留着原色,搭在男人赤裸肩膀上的手指在那上面划出了和指甲油同色的浅红痕迹。除此之外,他没有对身为审神者的男人做出更多有着抗议意味的举动。他顺从地舔舐着审神者的唇,一粒汗珠让舌头也以为自己身处大海之中。大概就是这样,乱藤四郎的食欲被勾起。


两年前我最喜欢的套路是【你爱我但我爱你爸】
一年前我最喜欢的套路是【我喜欢那个不能让他知道我喜欢他的他】
现在我最喜欢的套路是【我以为你想犯罪你以为我想犯罪我们就相互鼓励一起犯罪】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