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倾城

我爱所有人/腐向珠青珠only

褪花(2)

【原创男性人物第一人称,三个主角感情线混乱,数珠丸眼睛因外伤失明】

“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
年龄较小的那一个,名叫青江贞次的孩子,在我离开房间后蹑手蹑脚地从身后追上了我,然后给我提供了这样的情报。在开口之前他还回过头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兄长还乖乖待在楼上的房间里,这才示意我噤声,压低了声音开口。说完这句话,他就踮着脚尖跑了回去,赤裸的白净双脚踩着铺在楼梯上的柔软地毯,那双拖鞋则被他拎在手中。
这样一来,我突然有些难以对那个待在房间里的孩子说出“我带你去医院检查身体”这种话了。但是医院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我为这点小事滑稽地纠结了一晚上,然后才决定面无表情地告诉恒次说上午九点出发。
他并没有对医院这个词表现出太大的兴趣,冷静到让我觉得自己刚才故意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都僵硬得可笑。还好他现在看不见我,这才错失了目睹一个即将或是已经步入中年的男人自作主张地投入了真情实感的一场表演。他并没有用语言回答我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接着继续吃早餐——他用不惯刀叉,已经和盘中那块应该已经开始变凉的肉排奋战了好久,在此期间还拒绝了三两次来着贞次的帮助。
“贞次要一起去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贞次放下了盛着牛奶的玻璃杯,唇边像牛奶广告里白白胖胖的小孩子一样沾着白色的痕迹。我猜他大概也喝不惯牛奶,否则也不会露出那种吃药一样的表情。他擦了擦嘴,刚想回答我,这时传来了金属与桌面碰撞的声音。
“还是不要了。贞次要转进的学校过段时间还有考……”
“哥哥!”
贞次拽了拽恒次的衣袖。恒次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去摸摸弟弟的头,最终还是选择了把刚才从手中滑落的刀叉捡回来。抓住这个机会,贞次开始据理力争,努力地强迫恒次同意了我的决定。
最终,在大概九点四十的时候,那辆像我的老朋友一样的黑色轿车,载着我们三个人离开了那个像沙盒一样的、在这里连幸福都可以批量生产的拥挤住宅区。

这个剧情发展进度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开起来车……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