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倾城/瓶颈克服中

我爱所有人

【珠青】日暮有重城(2)

我终于写完了!13000+的车!

这次是用了新方法来写的,希望看上去不会太退步

不同选择会导致触发不同的剧情。

有些选择项会导致数值发生变化,请在阅读的时候根据自己的选择记录这些数值。

如果你是在网站上看到了这篇,请在每一章的评论处留下自己目前的数值

当然,如果不愿意记录的话,也可以看下去。

当数值达到一定要求的时候,就会触发隐藏剧情或者提前进入结局。


如果是出现在图画上的话,他肯定会对这样的场景不屑一顾吧。但眼前的场景并非图画,争着从下方涌入抢占视野的东西显然是没有任何人愿意描绘的肮脏杂乱污浊,他在漫长的年月中对它们的内在而非形状越来越熟悉,那些东西教导他世界并不是那么乐意制造美丽的风景,只是人类习惯于把令他们惊艳的东西的影像摘出然后大肆宣传。也正因如此,他才明白“美丽”这个词有多么的宝贵,这个印象被日复一日的挫折加深到了刻骨铭心的程度。

和那肮脏到真实的嘈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未被任何东西遮住的天空,丑陋却毫无恶意的力量到此为止,从最高的屋顶上方开始就是那难得一见的绮丽景象。太阳像是一个蹩脚的画师,在唯一它能管辖的画布上先涂满了艳俗的粉色。它无力去用彩色绘制那些纷复繁杂的云,于是就用了实物粘贴在画作上方,再从背后用金色的光芒照射。光芒可以轻而易举穿透粉红的虚空到达地面,却在云里受到了阻碍,于是那云就呈现出了比空虚的天幕还要明亮的金黄。而太阳羞于欣赏这样拙劣的画作,早早隐去了,这让他怀疑太阳是否揉碎了自己造就了横亘天幕的这一条花河。可无论画作多么拙劣,它的画布毕竟是天幕,于是这一方土地的人民就争先恐后抬头仰望;更何况这根本不是什么画作,和画师表达美的渴望不同,这是那不怎么情愿造就美好的自然无意间的作品,所以这拙劣的色彩才造就了幅绝景。

他走了片刻才顾得上转身,在那明亮的带状云后面是大量堆积的云团,那形状像是大量浓重的灰霾曾经从烟囱口涌出,在接触空气的那一刻迅速凝结成了柔软的看上去是橡胶材质的固体,一团一团,也许更像是鱼鳞的形状。阳光在造就了那条光带之后再无余力给这团灰白涂色,它们就这样轻飘飘地待在天幕的右下角,身周依然是梦幻般的粉红,像是画纸曾撕裂过的伤口。

或许是因为轻微的饥饿感,或者是走了太久,又有可能是单纯的天气原因,他总觉得有些轻微的燥热感,贴身的那层衣物被汗微微浸湿变得又软又黏。此时凉风入怀,他感觉身上裹着的衣物一并被风吹透,身体外围的一层热又被裹了一层凉。这样的情景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某个五月,天空中也出现了那样绮丽的景象,那时灰白的云团有幸邀请了太阳给它涂色,才没有灰暗得像是梦魇——从那以后的十多年来,他对“甲光向日金鳞开”的印象,就是云层间隐约透出的那丝光辉。那时母亲牵着他的手,记忆中那时的母亲已经身怀六甲,她温柔地将小小的他带到了广场上面。她说,她听别人说过,这样的云是地震的先兆。那时他出于儿童的心理以及对生死的无知,意外地竟然对任何灾变都有些向往,然而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他非常失落,就像自己失去了一个像是上台演出那样可以稍微求来一些赞许一些关注的机会。

此时的他只是叹了口气,他闭上眼,将温柔的母亲形象从自己脑海中抹去。

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同学就站在他面前,反复问了两次“我可以去你家住一晚吗”。他才刚听清楚问题,身后就贴上了熟悉的温度,某只手从他的肩头慢慢下移——或许原本是想牵住他的手吧——从他手中抢过了拉杆箱的控制权,与此同时顺走了缠在他手腕上的那串念珠。在他转过身之前,他恋人的身影就已经混杂在了人群当中,人群沾染了庸俗的天空色彩,而那个原本鲜活的身影也在远离的过程中染上了同样的粉红色,渐渐无法辨别。他愣了几秒,立刻和人群朝着同样的方向跑去,目标是距离不远的那个公交车站。就是这片刻的迟疑让他完美错过了上一班公交车,司机关闭了车门,那个站在大箱子旁边的娇小身影和公交车一起将他抛弃在了早春粉红色的街头。正在他思考要不要直接走回去的时候,两辆同时来到的公交车才肯收留和他一样可怜的人群。

待在人群中的这段时间让他精疲力竭。直到数珠丸走到破旧的公寓楼下,他才意识到自己应该和青江解释一下这个问题——然而,还没等他思考出来头一句话,他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自己家的门口。就这样愣在门口也不太好,于是数珠丸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锁。

和平时一样,看到了衣架上挂着的外套和门口放着的鞋子之后,他就能轻易地判断出青江绝对待在家里。但是,大多数时候青江只要听到开门声就会欢快地从房间里跑出来,今天会这样大概是生气了吧。回想起那些有女朋友的男生们对他传授的不一定准确的“恋爱经验”,数珠丸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先道歉然后好好把事情解释清楚——但卧室的那扇门就在他还没想好如何道歉的时候打开了。

文字版

图片版


评论(14)

热度(51)